刘璋为什么非要邀请刘备入蜀,真实情况和三国

2019-08-03 作者:历史   |   浏览(108)

问题:刘璋军力比刘备强大,为什么会被刘备打败?

建安十六年,益州的大门朝刘备敞开。益州牧刘璋邀请刘备入蜀。

回答:

刘璋邀请刘备入蜀,其实并不是想让刘备去讨伐张鲁,而是想震慑蜀中诸将。而无端召刘备入蜀会引起诸将的怀疑,所以用了讨张鲁的名义。

益州牧刘璋手下兵马远多于刘备,还是在自己地盘作战,仗都没怎么打刘璋就投降了。丢了两代人经营二十多年的益州,为刘备三分天下做嫁衣。要说这个坑是刘璋的父亲刘焉给埋下的,最后这坑也葬送了蜀汉政权。

图片 1

刘焉汉末刘氏三牧之一,出身跟刘备差不多,虽是宗室身份,但是属于西汉汉景帝的儿子鲁恭王刘馀的后人。只不过刘馀没有像中山靖王那样生了一百多个儿子,谱系还算清楚,也只是以宗室身份混了个小官,和另外两个州牧刘虞、刘表东汉近支的身份不可比。正是出身的卑微,刘焉在朝廷做官四十年都是谨小慎微,也让他躲过两次“党锢之祸”,担任九卿之一的太常。刘焉看到汉末朝纲败坏,为了给自己和子孙找一片容身之地,向汉灵帝提出了对汉末群雄割据影响深远的建议“废史立牧”,并自请交州牧。(汉末割据群雄大多担任过州牧,像董卓、袁绍、曹操、刘备、刘表、吕布等)原本只是想远离是非之地,到帝国最远的地方交州避祸的刘焉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朋友的谶纬之言。(算命先生)

这就涉及到刘璋在益州的统治情况,刘焉、刘璋父子监牧益州二十多年,其地位一直不稳固。刘焉为汉鲁恭王的后裔,他看见王室多故,天下将乱,就想外出到比较偏远的地方当州牧,以避世难。为此,他提出了一个对汉末政局影响极大的建议:“四方兵寇,由刺史威轻,既不能禁,且用非其人,以致离叛。宜改置牧伯,选清名重臣以居其任。”此前,州刺史只负监察的职责,权力较轻;刘焉建议改刺史为州牧,派朝廷重臣出任州牧,掌握一州军政大权,以利于稳定地方。开始,刘焉意在交趾牧。董扶私底下对刘焉说:“京师将乱,益州分野有天子气”。刘焉乃改求为益州牧。正巧益州刺史卻俭赋敛烦扰,谣言远闻;并州、凉州的刺史都被盗寇所杀,汉廷乃采刘焉之议,遣列卿出任州牧。汉灵帝中平五年,刘焉领益州牧。跟刘焉同时以列卿出任州牧的还有黄琬和刘虞。黄琬出任豫州牧,刘虞出任幽州牧。史言:“州任之重,自此而始。”

两汉之际人们非常相信巫蛊、谶纬学说,汉末著名的谶纬大师益州人董扶,在朝中担任侍中董扶私下跟刘焉说:“京师洛阳将有大乱,我观益州上空,有天子气。”听信谶纬之言的刘焉把自己运作到了益州担任州牧。

刘焉监牧益州,董抚和时任太仓令的益州巴西人赵韪都辞去官职,跟随刘焉回到益州。刘焉到了益州后,以张鲁为督义司马,杀了汉中太守苏固,断绝斜谷阁道,再上表朝廷,声称“米贼断道,不得复通”。刘焉为立威刑,借故杀了州中豪强王咸、李权等十余人,在益州引起疑惧。于是,犍为太守任岐及校尉贾龙起兵攻刘焉。本来贾龙是支持刘焉入蜀的,现在连贾龙也因疑惧而起兵攻刘焉。刘焉依靠的主要是由南阳、三辅一带涌入益州的流民。刘焉将这些流民收编为军队,号为东州兵。依靠东州兵,刘焉击杀了任岐、贾龙。除掉任岐、贾龙后,刘焉志意渐满,造作乘舆车具千余辆。《英雄记》这样描述刘焉在益州的作为:“刘焉起兵,不与天下讨董卓,保州自守。”荆州牧刘表为此上表汉廷,指责刘焉有僭越之迹。益州与荆州之间的关系因此而一直很紧张。

刘焉和另一位荆州牧刘表一样是单枪匹马跑去上任的,刘焉还比较好,有董扶牵线搭桥,提前得到益州地方上部分豪强世家的支持。加上当时的益州刺史在地方上横征暴敛,早已怨声载道,鉴于刘焉在朝中的一贯表现,益州的豪强认为刘焉是个可控制的傀儡。跟商量好了一样,益州此时爆发黄巾起义,杀死了刺史,地方豪强大族贾龙等人聚集兵马镇压黄巾起义。也迎来了有朝廷背景的大名士刘焉,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但是让益州豪强们想不到的是刘焉到益州后一改过去谨小慎微的表现,露出了吃人的獠牙。

图片 2

刘焉为了对付益州豪强士族,趁着北方大乱,大力引进三辅、南阳地区的流民,组成东洲军,重用北方来的士人,形成了东洲派。益州的豪强贾龙等人看到这样,起兵攻打刘焉,有了东洲士人集团和东洲军的支持,刘焉打败益州豪强,杀死了贾龙。东洲派辅佐有功开始全面压制益州本土豪强,形成以许靖为首,吴懿、李严、法正、孟达为骨干的东洲士人集团。

这时刘焉之子刘璋随汉献帝在长安。汉献帝派刘璋赴益州晓谕刘焉,刘焉却将刘璋留在益州。刘焉的另外两个儿子刘范和刘诞后来参与了马腾反李傕的密谋,兵败被杀。河南郡人庞羲与刘焉世家通好,护送刘焉诸孙入蜀,自己也投奔了刘焉。兴平元年,刘焉病死。益州大吏赵韪、王商以刘璋性情温和仁厚,遂与群吏共推刘璋为益州刺史。时值李傕郭汜之乱,朝廷无暇顾及益州,遂以刘璋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

深信谶纬之言的刘焉野心极度膨胀,打造天子的乘與,暗杀朝廷使者,派遣张修、张鲁进兵汉中。汉献帝派他的四子刘璋前来劝说,由此刘璋留在益州。刘焉还积极联络马腾,准备进攻长安,马腾事败退回凉州,刘焉在长安的长子、次子被李傕、郭汜杀害。刘焉忧思死去的儿子,加上城内大火烧掉了打造的天子乘與,担心灾祸,刘焉不久发背疽而死。

刘璋“性柔宽无威略”,东州人在益州侵暴不法,扰掠百姓,刘璋不能制。于是,州人颇有离怨。赵韪素得人心,他看到州人对刘璋不满,“乃阴结州中大姓”,谋攻刘璋。建安五年,赵韪起兵攻刘璋,蜀郡、广汉、犍为三郡皆为响应。东州人害怕被诛灭,齐心协力,为刘璋死战,遂破赵韪之众,在江州斩杀赵韪。杀了赵韪,刘璋的地位却并未因此而巩固。张鲁控制汉中后,不服从刘璋,刘璋杀张鲁母及其弟,双方遂成仇敌。刘璋遣庞羲击张鲁,不克,遂以庞羲为巴郡太守,屯阆中,以御张鲁。庞羲扩充人马,却为刘璋所疑。双方互生嫌隙。

刘璋接任益州牧,但是刘焉的本意肯定没想让懦弱多疑的刘璋来接班。刘焉到益州时只带了三子刘瑁,后来听说吴懿的妹妹有大富大贵之像,就让三子刘瑁娶回家了,栽培之心昭然天下。刘璋却是在益州当地豪强赵韪、王商的支持下接位的,里边的猫腻可见。刘璋昏庸懦弱,根本无法驾驭,东洲派和本土派内讧不已,刘璋只会和稀泥,矛盾激化,两派人都对刘璋离心离德。知道了前因后果,就能明白刘备打益州为什么能那么轻松,益州不但士无斗志,法正、张松早已成为内应。刘璋最后无奈的说:“吾父子在蜀二十余年,无恩德以加百姓,攻战三年,血肉捐于草野,皆我罪也,我心何安,不如投降以安百姓。”

刘焉父子未能获得益州本土士民的信任,只好依靠外来流民巩固自己的统治,对东州兵侵暴不法的行为采取容忍甚至纵容的态度,而这又会加剧主客矛盾。刘焉、刘璋父子不能辑和主客矛盾,从而导致原本拥护他们的益州士人如贾龙、赵韪,后来都与他们兵戎相见;而追随他们的客籍人士中,就连与刘焉世家通好的庞羲,也互生嫌隙。

刘备得到益州也没有解决刘焉留下的大坑,益州除了原有的两大派系,现在还多了个刘备带来的荆州派。刘备在世时,重用东洲派的法正,娶了吴懿的妹妹当皇后。(刘瑁的遗孀,益州是有天子气,吴女士也有大富大贵之像,那都属于刘备的,强求不来的。)刘备临死前,任命李严为军队的二号人物,可见对东洲士人集团的重视,益州豪强则无出头之日。诸葛亮为控制军权,不得不杀掉李严,益州的本土势力一直对蜀汉政权离心离德。谯周等益州士族,仗都没怎么打,就怂恿刘禅投降,可见刘焉的大坑有多厉害。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回答:

刘璋请刘备入蜀,主要也是受了法正,和张松的影响。法正,扶风郿县人,一直未得刘璋重用,“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法正因此而悒悒不得志。他与蜀郡的张松相友善。张松“为人短小,放荡不治节操,然识达精果,有才干”。二人都精明而有干略,但都不治行节,因而志趣相投。他们“忖璋不足以有为,常窃叹息”。张松之兄张肃出使曹操时,曹操表其为广汉太守。张松出使曹操时,曹操却不复存录张松。尽管日后曹操几次颁布求才令,强调只注重一个人的才能,而不在意其德行,但这一次,他的确没看上“为人短小,放荡不治节操”的张松。张松以此怨恨曹操。曹操不久受挫于赤壁,退出荆州大部;刘备旋即略定荆州江南四郡。于是,张松归来后,“疵毁曹公”,劝刘璋绝曹操而结好刘备。他说:“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并推荐法正出使刘备。

刘璋在三国志中,多次被陈寿,诸葛亮,周瑜,鲁肃等人说为暗弱之主,不是没有道理的。原因有很多因素,第一,入蜀无尺寸之功。第二,性格保守规矩。第三,无意益州之主,实则有益州之名。第四,驾驭不了属下,无论是元老派,还是东州新贵,甚至是自己的心腹。第五,不是张鲁的对手,无论统治力还是军事,都处于下风。

刘璋能够接受张松的建议,也跟形势的变化有关。刘璋结好曹操,本意是想借外力以巩固自己在益州的地位。现在,曹操兵威受挫,退出了荆州大部。刘璋结好曹操,无助于他在益州内部统治危机的解决。

刘璋接任益州之后,毫无疑问最头疼就是元老派的问题。首先,张鲁就不鸟刘璋,刘璋一怒之下,杀了张鲁的母亲和弟弟来以儆效尤。结果,倒是把张鲁给逼反了,张鲁攻入巴西郡,刘璋一点办法也没有,任用的大将又多次败给了张鲁军。所以,刘璋只是名义上控制着益州,其中汉中和巴西郡等一些地区,被张鲁控制着,比刘焉时代小了不少。而且,这些信奉五斗米教的地方民众,最后还被迁到曹魏的阵营中去,导致刘备只拥有空地。另外,流入巴蜀的东州集团开始崛起,威胁到了益州的本土集团,于是刘璋派元老赵韪去平定。结果,赵韪欺负刘璋暗弱,竟然造反了,此时刘璋只好紧闭着成都大门,有点“鸵鸟”的意思。

建安十六年,曹操扬言要讨汉中张鲁,张松遂以此为契机,向刘璋建议,以讨张鲁为名,邀请刘备入蜀。为促成刘璋作出决定,张松对刘璋分析利害说:“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张松的话道出了刘璋在益州的真实处境,也抓住了刘璋最敏感的一根神经。于是,刘璋派法正赴荆州迎请刘备。

就在这个危急存亡的时刻,搞笑的一幕发生了,原来被平叛的东州兵,摇身一变,自动成了平叛大军,还打败了赵韪。所以,刘璋前不能驾驭元老派,后不能控制东州兵,简直是尸餐素位。更要命的是,他的好友兼心腹大将庞羲,也无故受到刘璋的猜忌,不过庞羲才能也有限,多次被张鲁打败,也不是得力之人。所以,此时的刘璋因为驾驭不了属下,身边又无一信任可用之人,倒不如请同是宗室的刘备入蜀,帮助对付张鲁了。

图片 10

刘璋作决策不是自己独个拿主意,而是参谋班子提建议,刘璋选择合意才决定。请刘备帮忙这馊主意,就是法正、张松、孟达三个下属给刘璋的建议。本来,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张鲁实力远远比不了,即使张鲁借马超威名,刘璋如果处置得当,张鲁也难以进入益州。但法正、张松、孟达三人早早就起了不臣之心。这三人都不是平庸之辈,他们认为,以刘璋的能力,在乱世里,益州这个基业迟早是别人的,与其跟在窝囊领导屁股后,看人脸色投诚,不如早点寻个合适主人。

益州方面,有人对刘璋邀请刘备入蜀感到不安。益州主薄黄权劝阻道:“左将军有骁名,今请到,欲以部曲遇之,则不满其心;欲以宾客礼待,则一国不容二君。若客有泰山之安,则主有累卵之危。可但闭境,以待河清。”黄权感到不妥,主要是认为主客关系不好处理。荆州零陵人刘巴当时客居益州,为刘璋的座上宾。他也劝谏刘璋曰:“备,雄人也,入必为害,不可内也。”刘巴在荆州时便对刘备避若仇寇,在刘备占据江南四郡后,不惜绕道交州,来到益州,自然不赞成刘璋邀刘备入蜀。黄权还只是认为主客关系不好处理,刘巴则认为刘备“入必为害”。益州从事王累甚至将自己倒悬于州门,以谏阻刘璋。对于这些谏议,刘璋均不听。这些人就不像张松,他们并不了解刘璋的心思,并不了解刘璋邀请刘备入蜀的真实意图。

在当时,最合适的目标,当然是曹操,军力、经济、人口、人才,以及政治上掌控皇帝,名正言顺,各方面条件都是最好的。开始,张松等三人也把赌注押在曹操身上,于是,给刘璋说张鲁、马超如何厉害,要抵制张鲁,就赶紧和曹操联系。刘璋没主意,就按这三人建议,派张松为使,往结曹操。谁承想,张松热脸贴上冷屁股,人家曹丞相岂能任尔等摆布?张松信心满满,跋山涉水,到了许都,满以为曹操礼贤下士、求賢若渴,会把自己当宝贝,然这时候的曹操,早就不是那个赤脚出迎许攸,赠袍送马百般挽留关羽的曹操,而成了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的曹丞相,张松到了好几天,想见个面都没门。

刘璋不曾意识到,此举将决定性地改变他的命运。他不知道,张松、法正设下的是一个双重的布局。第一重布局是为刘璋设下的:在讨张鲁的名义下,邀请刘备入蜀,真实意图则是镇慑蜀中诸将,增强自己在益州的地位;没有讨张鲁这个名义,则不能遮掩过益州其他的人。在这一布局之中,张松、法正设下的却是另一个布局。他们的真实意图是想奉戴刘备为益州之主;如果没有第一重的布局,则不能遮掩过刘璋,不足以让刘璋作出邀请刘备入蜀的决定。

虽然办公室主任杨修,很欣赏张松,一再推荐,可曹操也许对这些臭文人见多了,根本不理不睬。好不容易安排召见,却是在曹丞相的阅兵式上。张松这人,虽然丑八怪,但也有怪本事,过目不忘。而且恃才傲物,你曹丞相难接触,张某人还不鸟你。在曹操召见的对话中,张松有意无意的顶撞、讽刺、把曹操气个半死,一时缓不过来,差点杀了张松,亏杨修从中周旋开解,才让张松逃过呃运。

图片 11

这么个结果,让张松觉得回去没法交差,寻思人都说刘备仁义,何不绕道看看?张松的这点心思,早被刘备,诸葛亮,庞统看穿,瞄上张松的刘备间谍,时刻关注着张松动向,离开荆州老远,刘备派出的关羽、赵云等就隔空迎接,把个张松乐的,啥话不说 就把给曹操准备的礼物---西川地图,以及劝说刘备谋取益州的想法,一股脑端给刘备。 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刘备曾经的假推让当然就不能再当真,于是想好说词,张松返回益州,汇报说曹操狂傲难接触,还是刘备靠谱,又是刘璋宗亲,请曹操不如请刘备,加上法正、孟达帮腔,刘璋不顾王累等劝阻,派人迎接刘备,刘备诸葛亮协商后,留下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守荆州。

在张松、法正设下的这个双重布局中,益州的士民们看到的是,刘备入蜀将帮他们讨伐汉中的张鲁;刘璋看到的是,他在益州的地位将得到巩固;张松、法正看到的是,益州将迎来一个新的主人。

建安十六年(211)刘备带庞统、黄忠、魏延,堂而皇之进入益州。开始一直驻军益州北部葭萌关,在这里发生了著名的张飞夜战马超。次年,刘备、刘璋翻脸,庞统阵亡。诸葛亮率张飞、赵云支援。建安十九年(214),刘备平定益州。建安二十四年(219)刘备占领汉中,前后历时八年,但历史仍在继续,这一年刘备却丢了荆州,以汉中换荆州,可谓得不偿失。

回答:

益州之战,刘璋是主场作战、兵多、粮多,为何还打不赢刘备?
图片 12

首先对比刘璋、刘备的个人能力,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图片 13

再一个就是我们今天主要探讨的士族集团的问题:

刘璋与其父亲刘焉其实和后来的刘备政权是一样的,那就是外来政权。外来政权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就必定会大力打压本地士族集团。

益州本地士族长期受到刘璋父子的打压,利益得不到满足、才华得不到施展,这就导致了益州本地士族门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寻求第三方集团来领导益州,以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和发挥自己的才华

有益州本地士族的支持,加上刘备入川前期建立的民众基础,蜀中本来很艰难的山地战争变得很轻松,大部分地区都是不战而降。
图片 14

回答:

动物凶猛,人类世界和动物世界大体相同,吃草的干不过吃肉的,这是千古不灭的真理。在三国时代,作为一方诸侯,如果你不想吃掉别人,那么被吃掉的就是自己。

很多人都被《三国演义》欺骗了,以为刘备是一个仁义道德的人,其实刘备的凶狠程度不亚于曹操。

刘备就是一匹狼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璋为什么非要邀请刘备入蜀,真实情况和三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