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昌仪】灵魂信仰浅论

2019-07-13 作者:历史   |   浏览(189)

  荀子(公元前3世纪)

图片 1

  旧石器时代中、晚期墓葬中,尸骨常有某种特定的姿势,有的头脚有一定朝向,墓葬时有一定的下葬程式,尸骨四周撒抹红色粉末,有些还有工具、饰物等随葬品,上述现象是许多考古学家所一致肯定的。只是对于上述现象的解释,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上述种种现象是人类开始具有原始灵魂观的反映,另一种意见则相反,认为欧洲的莫斯特型墓葬(即上文所说的旧石器时代中期的尼安德特人墓葬)与山顶洞人墓葬中的“这些现象并不能证明当时人们已具备灵魂观念。”其理由是:

最早的珠子来自公元前三万八千年的一个法国山洞,属于尼安德特人所有。尼安德特人其实不是我们的祖先,他们比较笨重,是在另一线上发展的直立人。

  人  生长灵魂十感性灵魂十理性灵魂

图片 2

  动物  生十识

图片 3

  二,灵魂作为“始基”或“本原”,是无影无形、无始无终、永恒不灭的;

而墓葬中使用朱砂的习俗从史前一直延续到我们的汉代,这种葬俗可能是因为人们发现了朱砂的防腐作用。

  李约瑟还举了朱熹为例。认为他的观点更为复杂:“除了构成万物的气或物质-能量(matter-enegy)以及普遍组织原则‘理’而外,无机之物只具有实质和性质(形、质、臭、味)。植物于此之外还有生气。但在人和动物,则还有血气和血气知觉。”

图片 4

  在山顶洞遗存中,有一件经过磨光的赤鹿的鹿角和一块梅花鹿的下颌骨。据史前考古学家的考察,旧石器时代遗存中,出土的下颌骨的数量最多,因而有研究者认为,这种现象是由于“下颌骨易于携带,常用于祭祀,故旧石器时代的人,甚至更早的人对自己已故的亲人或被征服的敌人的下颌骨,怀有某种崇敬。”山顶洞人保存的梅花鹿下颌骨,是否有特殊的用途,是一个有待继续研究的问题。至于山顶洞遗存中的鹿角使我们联想起上文所提到的以色列卡夫泽洞穴中,那一具尸骨的双手上放着的一只黄鹿角,同样可能具有某种信仰的含义。

图片 5

  第一,关于灵魂观念的发生与灵肉二元学说。泰勒认为,处于文化低级阶段的人,由于对构成生与死的肉体之间的差别,对清醒、梦、失神、幻觉、疾病、死亡的原因,对梦幻中人的形象是怎么回事等等现象不解,推测有一个“第二个我”存在,认为“每个人都有生命,也幽灵”,这“生命”、“幽灵”或者“第二个我”可以拉丁字“Anima” 表示,称之为灵魂。这“灵魂”与“肉体”同时存在于人身上,由此产生了灵肉的二元说。

而更早一些的先民使用红色矿物的理由可能更多是心理和精神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赤铁矿和朱砂这样的颜色让人联想到血液,它既象征生命也象征死亡。

   朱熹的见解见于《朱子全书》卷四十二;李约瑟的分析见前引李著第24页。

考古资料显示,尼安德特人在墓葬中使用鲜花和珠子陪葬,他们对死亡已经有足够的认识,并将这种认识给予表现。

  下面我们还要举出几个具有信仰含义的遗存物的例证。

我们在世界不同地域的考古资料和墓穴中都能看到珠子的身影,不管是史前还是文明社会,不同的人群不约而同地给他们可以获得的某些材料打孔,用于穿戴、装饰甚至是某种象征。

  在考古学家们对从英国到前苏联27座旧石器时代晚期墓葬进行的考察中,有17座墓葬中发现了赭石遗存。这17座墓葬使用的赭石,大致有两种情况:第一,墓底铺赭石,或把墓底涂成红色。如前文提及的阿尔西-絮-居尔发现的赭石圈,加尔加斯的某些洞穴凹室和安德尔省圣马赛尔洞穴的整个洞顶和岩壁上均用赭石涂成红色;第二,以赭石粉涂抹尸体或洒于尸体四周,如阿雷纳·康迪德遗址的一颗头盖骨被涂成红色,格里曼底的莱·桑方洞穴中发现的一具黑色人种男尸的骨骼上涂抹了赭石粉末,格里曼底的卡维荣墓葬中一具尸体,从口部向外延伸的一条长约18厘米的皱痕上涂了赭石染料。学者们常常把这条从嘴部延伸开去的红色线条,看作是象征着生命的气息,鲜血的流动,或说话的声调。扩而大之,我们可以认为,这种旧石器时代晚期就出现的从口鼻部向外延伸的红色赭石线条,生动地表现了早期的灵魂观念,即在原始人看来,灵魂与呼吸、气息、鲜血和生命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图片 6

  旧石器时代晚期,已经有了墓葬。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从上面所引古昂书中对数十个实例的精确的考察中,可以看出,尸体的葬式(埋葬姿势),尸体及墓穴里洒放赭石粉的情况,饰物,随葬物,墓穴结构,都显示着当时人们的灵魂观念有了相当的发展。

图片 7

  尼安德特人在其行将消失的时候,留下了埋葬死者的证据,安放在洞穴里的一两个头盖骨,少许的赭石,几块化石,一些石球堆,几个刻在石块上的壳斗。这是以假定在古人(尼安德特人)隆起的眼眶后面,已经萌发了某些后来产生重大意义的观念。

古珠,古代贵族们的珠宝,透过贸易管道而流通,它的魅力无法複製,人们将它配戴身上,更显品味, 现在就让我门来看看

  五,人的灵魂有不同种类即高低之分。欲求对尔强烈的灵魂是低级的,反之则是高级的。

在南非布隆波斯一个可以俯瞰印度洋的洞穴里,发现了大约七点五万年以前石器时代的贝珠,它们有着人工穿孔,这可能是迄今最古老的装饰品。也许随着新的考古发现,这一记录还能往前推。

  远古时代墓葬中所遗存下来的赭石,大多成粉状、棍状和片状,都是作为染料用于墓葬的。我们已经知道,在远古,赭石的具体用途是:(1)涂抹尸体,洒于尸体四周,或染红墓底;(2)文身;(3)用以描绘岩画与洞穴壁画。其中第一项用途,与我们所论的灵魂观念直接相关。

图片 8

  然而,泰勒的万物有灵学说,存在着致命的缺陷。主要表现在:

图片 9

  有意识的、带有信仰性质的埋葬,是考察灵魂观念的重要依据。

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甚至心理学家对这些远古的人类装饰行为有过很多有趣的推测,也许有些理论可以用来解释珠子这样的装饰品的起源

   同上书,第416页。

图片 10

  第三,关于灵肉互相依存与分离的学说。泰勒认为,“每个人都有生命,也有幽灵。显然,两者同身体有密切联系:生命给予它以感觉、思想和活动的能力,而幽灵则构成了它的形象,或者第二个‘我’。”(第416页)灵魂赋予肉体以生命、感觉、思想和活动的能力,灵与肉的相互依存则体现为生命的存在,即“灵魂为生命之源”(第423页)。然而,灵魂“跟肉体是可以离开的:生命可以离开它出走,而使它失去感觉或死亡;幽灵则向人表明远离肉体。”(第416页)灵魂离体有两种情况:其一,灵魂可以离开肉体,由此出现了影子,梦中的幻象;灵魂 离开,或受伤、受损,人就会失神、生病;灵魂永远离开,人就会死亡。其二,灵魂可以附着或寄存于身体的某一部位、或离体寄存于动物、植物、无生物之中。

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这些装饰品的真正意义,也许除了美丽之外,它们还有精神层面和宗教的功能。

  考古调查证明,直到旧石器时代,人类“死后的状况,可加阐明的似有两种:‘被吃’与‘被埋’。第一种指的是大量互不相关的骨片,我们只能将它们与被人或野兽吃掉的动物的残骸等同对待。第二种肯定意味着所发现的尸体或受到象土陷石崩之类的自然原因的保护,或受到埋葬或掩埋在大量泥土与碎石下面的保护。” 无意识的与野兽同等命运的“被吃”,与有意识的显示着保护意识的“被埋”,反映了人类对待死者的两种不同的态度,标志着人类智力发展的两个不同的阶梯。

比如人类学家认为,制作珠子最早是人类抽象思维的物化,它表明人类已经能够使用符号来表示意义,即把空泛的符号与特定的意义联系起来,然后是用于某种信仰或者身份的区别,进入文明以后则成了社会等级的辩识和象征,或者是作为护身符等其它多种功能。

   贾兰坡《中国大陆上的远古居民》第121页。

大约在两到五万年之间,他们被新的智人所取代,这种智人就是与我们现代人密切相关的人类。

  柏拉图在苏格拉底的灵魂阶梯观念的基础上,提出人身上有三个不同的灵魂,即位于头脑中的理性灵魂,位于胸腔的精神灵魂(Spiritedsoul,即激情灵魂),位于头脑中的理性灵魂,位于腹部的欲望灵魂。 这三个灵魂同样有高低阶梯之分。也就是说,灵魂由三个部分组成:一是“理性部分”,是灵魂中的最高贵部分,是智慧、知识、理性认识之依据,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所在,为人神所共有;二是“欲望部分”,是灵魂的低级部分,表现为感性的需要、欲望,如饥渴、情欲等。

图片 11

  植物 生长灵魂

图片 12

   裴文中《中国史前时期之研究》第91页,商务印书馆1950年修订版。

中国境内有考古地层可以依据的最早的珠子属于一万八千年到两万年前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

  考古学家们指出的山顶洞人对赤铁矿粉的两个用途,可能都带有信仰的目的。其一,用瓷铁矿粉为染料,把石珠、带孔的牙齿、边缘钻孔的鲩鱼眼上骨染成红色,置于尸体旁边作为陪葬品,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审美,吸引异性,同时也 借此表达生者对死者的某种态度、感情和愿望。其二,在人骨四周撒上赤铁矿粉,把尸体旁边的土石染上红色,一方面有驱除野兽的作用,即实用的目的,另一方面,这种红色的物质,可能被认为是血的象征,人死血枯,加上同色的物质,希望他(或她)们到另外的世界得到永生。

图片 13

  (一)在这里“发现了中国迄今所知最早的墓葬”。 山顶洞人因发现于北京市周口店龙骨山北京人遗址顶部的山顶洞而得名。山顶洞分四个部分:洞口、上室、下室和下窨。上室在洞穴东半部,地面发现有灰烬,有烧炙的痕迹,还发现有婴儿头骨碎片、骨针、装饰物及少量石器,说明是人居住的地方。下室在洞穴的西半部稍低处,深约8米,发现有3具完整的人头骨和人身骨骼,而且人骨周围散布有赤铁矿粉(即前文提到的赭石粉)和随葬品,说明下室是埋葬死人的地方。下窨在下室深处,在那里发现了许多完整的动物骨架,可能是在人类入居以前,偶然坠入这个天然“陷肼”之中的。 山顶洞的四分结构,说明当时额人类已经懂得把活人与死人分开,把人与动物分开了。主持山顶洞人发掘的裴文中先生指出:“山顶洞内之一部,为埋葬死人之地,并无若何疑问。埋葬之时,将其生前之衣饰及用器,似均一并殉葬。” 可见,山顶洞人处理尸体的方式,完全是有意识的,是以某种信仰为依据的。

他们的装饰品是一些野兽牙齿、骨管、贝壳、砾石、小石珠,而且有的还用赭石颜料装饰过。

  这样看来,处于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北京人”中间所存在过的“食人”之风,只是原始人为了解决食物匮乏这一生存目的,因为求生与求食,是人类生存的最低要求。在当时条件下,人的命运与鸟兽是没有什么两样的。食人之俗就是最初阶段上为了裹腹的目的而形成的一种习俗。因而当时的人类及其“食人之风”还不具备、也不可能产生以信仰为目的的灵魂观念。

图片 14

  万物有灵学说是由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泰勒(Edward Tylor, 1832--1917)在《原始文化》(1871)一书中首次提出来的:

图片 15

  本文收入拙著《中国灵魂信仰》(“蝙蝠丛书”,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年;台北:云龙出版社,1999年)

图片 16

  地            气十形

图片 17

   同上引书,第41页。

图片 18

  第一,只要原始人对亲人的遗体具有不舍之情,便会有安葬行为;第二,只要已经具备物活感和法术观念及习俗,便能产生仪式活动。不少学者认为,在尸体近旁撒布红石或红粉,是行施法术的痕迹,即企图凭借类似红色的东西,来促使血液在体内继续流动。工具和饰物对原始人来说,亦都常具有法术作用。这在不少原始社会中仍屡见不鲜。以这类东西随葬是十分自然的。

贵州普定县一个距今一万二到一万五千年的旧石器时代的洞穴内也发现了有人工穿孔的野兽牙齿,它们是用来佩戴的。

  安德列·勒鲁瓦-古昂《史前宗教》第59页,余灏敏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年。

图片 19

  (二)1961年在阿里埃日省的勒·马斯-达齐,发现了一个少女的头盖骨,没有下颌骨,眼眶中有两块切削过的骨片充当眼睛。(图 )这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马格德林时期的遗存物。

图片 20

   高新民《人自身的宇宙之谜》第53页,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 第

图片 21

  总之,尼安德特人的某些行为超出了吃喝的范围,他们堆砌石圈,采集化石和赭石,埋葬一部分死者,另一部分可能被他们吞食了……

图片 22

   参见贾兰坡《远古的食人之风》,《化石》1979年第1期;李安民《试论史前食人习俗》,《考古与文物》1988年第2期。各种资料对被发掘的北京人的肢骨、头骨等数字略有出入。

图片 23

   1999年

图片 24

   考古学家认为,我国出土的最早的人牲实例,见于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属新石器时代)祭祀遗址。学者们推测,我国的人牲习俗,还要往前追溯一段较长的时间,即早于红山文化的仰韶文化。商代是我国人牲习俗的鼎盛期,推测商代与红山文化的人牲习俗均起源于仰韶文化。参见黄展岳《中国古代的人牲人殉》,文物出版社1990年。

它们可能是身份的象征或者表示某种信仰,比如山顶洞人不仅有了墓葬,还在死者的头骨和躯干周围散布赤铁矿粉末和一些残留着赭石颜料的随葬品。

   柏拉图《斐多篇》。

图片 25

  一,灵魂是单一体,不能分解,因而不会消灭;

红色是人类最早使用的颜色之一,其中赭石的性质相对稳定一些,而朱砂和雄黄在高温下会发生色彩变化并随温度升高而消失,所以史前彩陶大多使用赭石作为彩绘颜料。

    一 食人之风与灵魂观念

   同上。

  由此可见,与“食人之风”密切相关的史前人牲(人祭)正是以信仰为目的,以灵魂观念为基础的。无论是血祭地母,猎头祭谷,吞食敌人之脑髓以吸取勇气,还是割头、割指、割肢以达到厌胜的巫术目的;无论是杀食老人或父母,以求把血脉转给子女或后代,或是杀食长子,以防恶魂作祟,以利氏族血亲之延续;……凡此种种,都是以食人或杀人为手段,以达到对一种超自然力量(灵魂)祈求或膜拜的目的。

   贾兰坡《中国大陆上的远古居民》第120-121页,天津人民出版社1978年。

  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在他的名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科学思想史》第九章中专门论述了“灵魂阶梯”学说,把亚里士多德的灵魂阶梯学说与中国的荀子(约公元前305-前235年)、北齐文学家刘昼(514-565)、明代生物学家王逵(生卒年不详)的有关见解列表比较如下:

  (1)低级的民族往往把出现在梦中和幻觉中的死人的形象,看作是死人留在活人中的灵魂,这一事实,说明了蒙昧人较为普遍地相信,肉体死后,灵魂还会继续存在。

  植物  生

   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第23页,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

  这种有着重大意义的观念,就是灵魂观念。旧石器时代的尼安德特人,有意识地处理人的尸体,带有某种信仰目的地放置随葬物,可能与灵魂观念的萌发有关。

  三,灵魂的本性是自动的,“一切无灵魂的物体由外力而动,但有灵魂者则自己动,因为这是灵魂的本性。”

  刘昼(公元6世纪,见收录在《道藏》中的《刘子》)

  四,灵魂有思想或理智,具有随意指挥身体行动的实践能力。

  因此,不能笼统地认为,保持着“食人之风”的民族,是没有灵魂观念的。对“食人之风”要作具体分析。从“食人之风”考察灵魂观念的发生,并不是绝对的。民族学考察发现,有些原始先民,一方面为了充饥,解决求食之需,同时,又有信仰的目的。但一般说来,只有那些为了解决求食裹腹的生理需要而动物式的食人、并处于野蛮低级阶段上的原始人类,才不具备产生灵魂观念的条件。而到了新石器时代,以活人作牺牲,杀活人以祭神灵或祖先的阶段,伴随着人牲习俗,人们的灵魂观念也就相应地产生了。

  灵魂是不可捉摸的虚幻的人的影像,按其本质来说虚无得象蒸汽、薄雾或阴影;它是那赋予个体以生气的生命和思想之源;它独立地支配着肉体所有者过去和现在的个人意识和意志;它能够离开肉体并从一个地方迅速地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它大部分是捉摸不着看不到的啦同样也显示物质力量,尤其看起来好象醒着的或者睡着的人,一个离开肉体但跟肉体相似的幽灵;它继续存在和生活在死后的人的肉体上;它能进入另一个人的肉体中去,能够进入动物体内甚至物体内,支配它们,影响它们。

   郑建业《宗教演化史》,见《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第566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年。

  动物 生长灵魂十感性灵魂

  (三)在比利时发现了几十个用蟹守螺贝壳内蚌化石拼嵌而成的图形。这一图形与俄罗斯发现的堆砌得象只马头样的图形相似。考古学家们推测这种图形可能说明居室的地面,曾用作举行具有典礼仪式性质的活动的场所。

  在西方,对人自身的宇宙--灵魂的探讨有着悠久的历史。希腊哲人苏格拉底(公元前469--399年)从“认识你自己”这一哲学命题出发,开创了西方古典心身二元说的先河。“认识你自己”这一名句,是公元前五世纪希腊米利都学派泰利士(Thales)提出来,一直作为一句道德格言,告诫人们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被刻在科林斯湾北岸的德尔菲小镇的神庙里。而苏格拉底却赋予这一名言以崭新的哲学意义,提出“首先要关心改善自己的灵魂”,认为哲学研究应该从自然转向自我,特别是自己的灵魂。他从哲学的高度对灵魂的特性、结构、作用提出了重要的见解。

   杨学政《原始宗教论》,云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

   裴文中《中国石器时代》第35页,中国青年出版社1954年。

  就我国远古的情况来看,产生于史前的人牲,后来大致表现为血祭地母、猎头祭谷、杀长子和初生儿作为奠基牲这样三种形式。

  二 埋葬的出现与灵魂信仰

  第一,土地能赐予原始人赖以生存的食物、居住的洞穴、躲避洪水的去处,地壳的运动造成的种种神秘莫解的现象,因此地母的观念,大概是原始人最早形成的一个抽象的观念和最早受到崇拜的对象。对地母的祭祀,最初就是用活人作为祭牲的。前些年发现的连运港将军崖的崖画和祭坛,据研究,那三块鼎足而立的大石头可能就是以人为祭牲祭祀地母的地方。可以想象,人们把从异族掳来的人质,作为人牲推上设于山岩下面开阔地上的那个偌大祭坛上,唱着悲壮的祭歌,跳着欢乐的舞蹈,在群情激昂的气氛中把活人杀死,用他的热血洒在大地母亲的胸膛上,以祈求大地把恩惠施于本部族的所有成员,希望人丁兴旺,庄稼丰饶,部落安宁。用于血祭的人牲,一般是从别的部族俘虏来的。当然也不排除以本族的人充当祭牲的情况,史籍上记载的著名的商汤国王以身祷雨的传说,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大地之母享用人牲的肉和血,和人类自己吞噬自己的同类,其性质是一样的。

  (四)在上面提到的荣纳省阿尔西-絮-居尔的利耶纳洞穴,属于奥瑞纳时期的第七地层与属于夏特佩龙时期的第七地层(均属旧石器晚期)中,有大量红色赭石。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第八地层,是一厚层黄色黏土。在这一地层中,发现了许多拳头大小的赭石圈,里面有一大块燧石片(图 ),这些图形的堆砌显然是有意识的,不是随意的。

  泰勒的万物有灵学说的内容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亚里士多德(公元前4世纪)

  第二,猎头祭谷,是猎取异族成员的头颅作为祭牲祭祀本部族(部落)谷神的一种仪式。这种风习和仪式,也是“食人之风”的遗绪,大约产生在新石器时代,延续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在当代的现存民族中也还保留着这一习俗的遗迹。《楚辞召魂》里说:“得人肉而祀,以其骨为 些。”正是这种猎头以祭的写照。《太平御览》卷786“乌浒”跳引《南州异物志》说:“交广之界,民曰乌浒。……春月方田,尤好出索人,贪得之以祭田神也。”是谓晚期的猎头情景。在原始人观念中,人的头颅即是人的身体的一部分,又是人的灵魂之所在。用头颅祭神既带有人牲的全部含义,又带有厌胜--即镇压异部族或异势力的意义。

  这种意见认为,上述种种现象均属于前宗教现象,其特点是:“无明确的超自然体观点,更无对之礼拜、求告的行动。” 杨学政《原始宗教论》与上述见解大致类似。

  他把泛灵信仰(Animism)绝对化,把泛灵信仰等同于神灵信仰,等同于宗教,并根据直线进化论的原理,进而得出了泛灵信仰是宗教的第一阶段即宗教童年的错误结论。泰勒忽视了人类的泛灵信仰从孕育、萌芽、发生到形成,有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后期的人类学家马雷特(R.Marett)、列维·布留尔(Levy-Bruhl )和马林诺夫斯基(B.K.Malinowski)等,正是从上述观点出发对泰勒的泛灵学说提出异议和修正的。

  动物           气十形十性十情

   安德列·勒鲁瓦-古昂《史前宗教》第33、35页,余灏敏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年。

  第三,所谓奠基牲习俗,也是来自远古的“食人之风”,而后延续了很长很长的年代,直至封建社会中还不乏例证。考古发掘已经提供了许多事例,说明古代特别是进入奴隶社会之后建筑的一些工程、房屋和古代贵族的陵墓,在奠基时,要用活人作为祭牲或作为基础,以求吉祥,也显示其威严不可侵犯。这种以人为奠基牲者,据信是初生儿,是长子。我国古籍中有记载,有的部族有关于杀长子以食的习俗。在这些部族或氏族中,人们以为吃长子的肉,次子可以生长得更好。《墨子·鲁问》说:“楚之南,有啖人之国者,其国之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同书《节葬下》又说:“越之东,有輆沐之国,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上面文献里所说的地处楚之南的古国,大约就是乌浒一带的部落;越之东的古国,大约是东南沿海一带或东南海域中的诸岛吧。有学者认为,杀长子以食之的习俗,可能是产生于从母权社会向父权社会转变的时期,婚姻关系由对偶婚转变为一夫一妻制,长子的生夫是谁搞不清楚,为了树立父权的权威,要杀死这个尚难确定是否是合法父亲的第一个儿子。而且以为在原始人看来,殇子可以转世,凶鬼(即恶魂)会来投胎,杀子可能是转世的长子,恶魂即不能作祟,就可以宜其兄弟的诞生和成长。这显然是一种推测。这种解食长子的习俗,现在看起来是固然是很残酷的,其实,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则认为把长子的精气和灵魂吸收到次子身上,能使次子强壮有力;次子长得强壮有力、英俊雄健,有利于培养本部落或氏族的强壮的成员,增大劳动大军和武装力量,总之,有利于部落的延续与绵长。

   同上引书,第78页。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马昌仪】灵魂信仰浅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