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会村遗址 二十岁时的一个发现

2019-05-05 作者:历史   |   浏览(53)

禹会村遗址 二十岁时的一个发现 
作 者:张宏明    浏览数:27次 

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尊敬的各位领导、学者: 早上好!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安徽省文化厅、蚌埠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禹会村遗址与淮河流域文明研讨会”在淮水之滨的重要城市蚌埠讨论具有重要特殊历史意义的学术课题,我们非常高兴。在这里我们要诚挚地感谢蚌埠市领导和各方面对这次会议的关心、支持以及精心的安排和周到的服务。我们以兴奋的心情欢迎远道而来的各位学者,欢迎安徽省、蚌埠市学术界的诸位先生。在这里我谨代表本次大会的主办方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向莅会的各位学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研究正逐渐受到国家与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2001年,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已经开始,这是继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之后,又一项由国家支持的多学科结合的研究中国古代文明的重大科研项目。这个项目得到了学术界、国家相关部门的支持。这个项目的目标就是多学科结合,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研究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和早期发展的过程及其背景、原因、特点与机制。经过十多年的研究才取得一系列学术成果。我们今明两天将要讨论的禹会村遗址的发掘研究成果也是我们这个工程的重要课题之一。 众所周知,淮河流域文明在古代的历史地位是不可忽视的,淮河流域地处黄河与长江之间,在南北文化的交汇融合上曾发挥重要的作用。禹会村遗址位于安徽省蚌埠西郊涂山南麓的淮河东岸。根据我们的发掘与调查,这是目前淮河流域发现的规模最大的龙山文化遗址,总面积约五十万平方米。禹会相传是因“禹会诸侯”而得名。《左传》和《史记》中分别有“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 和“夏之兴,源于涂山”等记载,由此确定涂山和禹会遗址的重要历史地位。禹会村遗址的年代正是考古学上的龙山文化晚期,也是中国古代国家形成的关键时期。发掘禹会村遗址能解密淮河流域龙山时期的文化面貌,验证大禹传说,揭开历史悬疑,为历史学家判定涂山地望,研究夏代初期的历史提供有力的资料。同时对探讨中华文明的形成过程也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于2006年对禹会村遗址进行勘察和钻探,于2007到2011年进行了5次较大规模的发掘,揭露面积近万平方米,获得了重要的学术成果。我们的发掘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安徽省文物局、和蚌埠市人民政府的有力支持。禹会村遗址表现出来的是以祭祀为主要内涵的文化面貌,主要体现在各种具有鲜明祭祀特征的遗迹和遗物上。这类遗址在全国同时期的遗址中是十分罕见的,为解读淮河流域的文化进程提供了有力的佐证。从目前已知的发掘资料上可以判定,这里的古代文明还有很多内涵需要大家去揭示,这也是我们举办这次研讨会的目的。 十二年前,这里举行过“涂山淮河流域历史文明研讨会”,三年前,举行了“禹会遗址学术研讨会”,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相关的论文集也有很好的影响。为了准备这次会议,我们考古所的王吉怀研究员和他的团队经过艰苦的努力,把禹会村的报告奉献给大家。我们相信,通过这次研讨会,能够荟萃关于禹会村遗址、淮河流域文明乃至中华文明形成过程的新观点。也希望与会学者能够各抒己见,就相关问题展开深入的研讨,为学科的发展做出贡献。 在这里我感受到蚌埠市领导和工作人员的热情,也感受到我们研讨会热烈的学术气氛。我衷心地预祝这次大会取得圆满的成功!希望能够有力地推动禹会村遗址、淮河流域文明乃至中华文明的研究,谢谢大家!


   

    2006年11月6日,读到前一天《安徽市场报》刊登的一篇文章,它不仅引起了我的注意,也让我回想起了27年前的一次考古发现。

    在这篇题为《夏朝起源地疑现蚌埠》的新闻报道中,记者披露了2006年10月国家考古部门在蚌埠市禹会村遗址进行的一次考古试掘。历时半个月的田野工作让考古专家发现这处大型建筑遗址的占地面积有50万平方米,是属于距今4500年至5000年龙山文化时期的古遗址。我看完报道,心中十分兴奋,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这个遗址是我在1981年最早发现的;二是因为在这20多年间我一直关注这个遗址的命运。所以在看完报道之后,我的心里就一直有写篇文章的冲动。尤其是2006年11月14日在合肥市亲耳听到这次试掘的主持人——我的山东大学校友王吉怀研究员在《江淮地区文明化进程学术研讨会》所作的“禹会村考古新发现”的学术报告,报道禹会村遗址经钻探发现地下有一处“甲”字形的人工夯土台基,其占地面积多达1400平方米,深感这是一次值得高度关注的具有多方面信息价值的重大考古发现!因此,我觉得回顾一下禹会村遗址最早的发现和这二十多年来与之有关的学术进展,对于关心中国国家起源和文明进展的人们来说,应该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情。

   
    在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制度的那一年,全国高校考古专业总计招生不到200人。安徽省考入考古专业学习的考生一共有3个人,固镇县的李广宁考入厦门大学,滁县的倪志云和我考入山东大学。当我们在学校里学到一点一知半解的考古调查方法之后,便在寒暑假回乡度假的日子里,常常满怀激情地结合书本上的知识,就近就便对家乡周围的文物古迹进行“业余”考古田野调查,希冀有所发现。这种观念与行为上的不约而同,充分反映了当时作为大学生的我们怀抱着十分强烈的事业愿望,也促使我们打下了热爱专业的初步基础,并有了大小不一的收获。现任重庆美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的倪志云,家住景色秀丽的琅琊山下,他对唐代大诗人韦应物诗中涉及的“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西涧作了调查,还对琅琊山上的历代摩崖碑刻文字作了记录;现任安徽省文物鉴定站副站长的古陶瓷专家李广宁研究员通过历史地理调查,最终确定秦末楚汉决战的“垓下”古战场就在固镇县西部濠城镇的霸王城!我的家乡怀远,是千里长淮上的历史文化名城。涡淮交汇,荆涂相峙,地当要冲,风景如画。自古以来就流传着中国夏王朝的创建者大禹在此治水的传说,历史文献中也有许多关于禹娶涂山、会诸侯的记载。我在跑遍荆涂两山的名胜古迹之后,便开始有意识地对涂山周围的原始聚落进行调查,结果便有了禹会村史前文化遗址的发现。

    当时淮河东岸的涂山和山西南的禹会村一带属于怀远县管辖(后划归蚌埠市禹会区)。1981年的寒假期间,当时尚是大学三年级学生的我带着已在天津大学电子系读二年级的弟弟一道,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乘坐小木船渡过了淮河,先是在河东上洪村一带考察。在园艺场附近的一处断崖上找到了汉代的弦纹瓦片和绳纹砖头。接着根据秦朝《吕氏春秋》所指明的方位:“禹娶涂山氏,禹墟在山西南,县即其地也”。沿着一条弯曲的小道,骑车来到蚌埠至淮南的公路。沿着这条公路南行近十里,看到淮河大堤的东边有一个农庄,询问老乡得知,叫禹会村。这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在调查之前翻阅了不少历史地理著作,知道晋朝的《太康地记》记载“涂山西南有禹会村”,说明这个村名沿用了一千多年没有变化,是安徽省沿用最古老的村名。我们便决定在村子周围进行详细踏查。首先是在村庄的北部的一个晒场上拣到了夹砂质地的红色绳纹陶片,然后在河堤西面的河滩坡地上发现了断继续续的红烧土面,最后发现现在的河堤就建在古代河岸边的岗地上。尤其是具有山东典型龙山文化的鬼脸式鼎足的发现,使得我确信这是一处安徽尚未发现的史前文化遗址。我在后来发表于1982年5期《地名知识》杂志上的《涂山考》一文中认定,夏至西周的涂山应在今淮河岸边的怀远涂山,文中写道: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禹会村遗址 二十岁时的一个发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