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学应将种族平等作为优先事项

2020-01-19 作者:科技中心   |   浏览(175)

英国大学应将种族平等作为优先事项

近来,“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亚裔案”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作为一所在国际上拥有广泛影响力和崇高学术地位的高校,哈佛大学近年来被频繁指出在招生环节中存在种族歧视现象。

图片 1

“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认为,在录取学生时,哈佛大学倾向于录取白人、非裔和拉丁裔考生,却使用过于主观的“个人评级”来拒绝学业成绩更好、更加符合条件的亚裔考生。虽然哈佛大学矢口否认招生过程存在种族歧视,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亚裔学生在录取结果中受到了不平等对待。

当我在2015年被任命为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理事时,我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是首个担任英国大学领导的非裔加勒比人。自那以后,我便经常被问到,为何英国大学中担任职务的非裔如此之少,而亚裔和少数族裔群体在英国高等教育界也很少能够担任高级管理的职务。

随着亚裔美国人数量的飞速增长,亚裔群体的凝聚力不断增强,“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成为一个在亚裔美国人追求平等的道路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对于上述问题,我无法简单地给出答案,但能够肯定的是,在英国高校中很多来自非裔、亚裔和少数族裔群体的职工,对于在学校中不能担任高层职务而感到气愤、挫败,并充满质疑。

亚裔之伤:歧视“对象”,歧视“牺牲品”

在英国大学内,黑人教授的数量甚至不到教授总数的1%;在同专业、部门的学术高层中,非裔、亚裔及少数族裔员工的收入也比白人员工低了16%。

美国社会对亚裔始终带有刻板印象。20世纪二三十年代,虽然随着大批华裔第二代成长起来,但他们在学校仍然是受到歧视的“对象”,甚至与拉美以及非裔一同被视作异类,华人一度被打上“愚钝”“木讷”等标签。“二战”之后,以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族裔争取平等权利运动的声势渐大,“平权法案”终于在1964年正式签署。面对日益严重的种族冲突和美国联邦政府的支持态度,美国各所大学开始招收更多少数族裔的学生,歧视“对象”境遇初显好转。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情况是,尽管学校领导和各部门都在尽可能地解决上述问题,却都存在着一种自满的感觉,这导致改变校内这些弱势群体现状的进程变得很慢。

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哈佛大学等名校录取亚裔学生的比例却出现了不增反减的趋势。亚裔经过长期的努力,许多人跻身移民精英行列,由此被称为美国的“模范少数民族”,而这种头衔使得地方政府拒绝亚裔美国人享受对少数族裔的照顾计划,一些高校也以亚裔学生自身资源良好无须“关照”为由,降低了亚裔申请人的录取率。

如今,英国的大学存在着一个很显著的矛盾,那就是将自身定位为兼容并包、国际化的大学校园内,却存在着巨大的种族不平等问题,且改变现状的进展缓慢。

现如今,亚裔移民的人口数量居高不下,亚裔在社会各领域中也已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虽然我们能够看到亚裔美国人的社会地位比最初时的“卑微屈膝”早已有了显著提升,但是,与其他少数族裔相比,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地位仍处于较低的位置。曾有人指出,“一个族裔在美国的地位,更多是由这个族裔的精英决定的,不是这个族裔的整体平均收入决定的”,出于历史和政治等层面的原因,亚裔在政界、媒体界以及其他主流领域拥有较少的话语权,因此,美国社会对亚裔的轻视也不仅仅停留在“历史遗留问题”,还进一步延伸到了当今社会。

我们必须承认,这是英国高校内真实存在的问题。很多大学和其他部门机构保持高度一致,都在实施行动计划和项目,但是数据显示,我们无论做了什么,或是我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都没有效果。

距今,美国已然推行了数十年的“平权法案”,政策初衷是帮助少数族裔争取教育和就业的平等机会,美国亚裔曾是“平权法案”的受益者,并借此机会敲开了美国高等院校的大门。然而,当种族政治图景和势力发生变化时,“平权运动”带来的照顾性政策却成为了削减和控制亚裔学生入学人数的借口,亚裔俨然成为“平权运动”的“牺牲品”。

根据自身的经验,我明白改变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是艰难且耗时的。但是我们无法承受让下一代非裔、亚裔及少数族裔学生、职工、学者对现有政策失望的后果。因此,各大学应该清楚,实现种族平等不是工作附加项,而是今后工作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追求“平权”: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国大学应将种族平等作为优先事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