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业务员冒领保险金 保险公司被判支付</h1>

2019-08-17 作者:集团财经   |   浏览(192)

  □刘爱武

  □寿晓婷 明尔

  现年54岁的陆青芳是江苏省苏州市居民,2002年3月2日,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某保险苏州分公司)保险业务员薛佳晴向其推销“国寿千禧”理财保险产品。陆青芳同意购买,并于当日与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以下简称某保险江苏省分公司)签订了保险合同,投保人为陆青芳,被保险人为唐正(系陆青芳之子)。合同签订后,陆青芳依约向某保险江苏省分公司交纳了3年的保险费,共计24900元。

  保险业务员自己制作委托书代客户领取保险金,5000元保险金就此失去了踪影,客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保险合同。12月19日,该案在江苏省苏州虎丘区人民法院有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保险代理人代领保险金有悖法理,保险合同被判解除。

  2005年3月5日,陆青芳与儿子唐正一起到某保险苏州分公司营业网点申请领取生存保险金5000元,按照领取要求向网点营业员提交了保险合同、身份证原件、最后一期保费交纳收据,并填写了《生存保险金领取申请书》,被保险人陆青芳在申请书上签了名。

  2002年3月2日,李莉经苏州某保险公司保险业务员陆钱莉推销,为自己的儿子周涛购买了一份“国寿千禧”理财保险。根据当时的保险合同约定:此保险责任开始时间自2002年3月3日零时起;缴费期间20年;缴费方式年交;红利处理方式为累积生息;保险费8300元;在合同有效期内,被保险人生存至每三周年的年生效对应日,领取生存保险金5000元。此后李莉依约交纳了三年的保险费,共计24900元。

  网点营业员在保险合同上盖了“已进入领取期”印章。因当天是周六,某保险苏州分公司营业网点不能领取大额现金,领取需要在周一至周五办理。故办好一切领取手续的被保险人唐正当天未领取到5000元生存保险金。

  2005年3月5日,李莉和周涛根据当初的合同约定到保险申请领取生存保险金,在填写好申请书交齐材料后,网点营业员在保险合同上盖了“已进入领取期”印章。但因当天是周六,营业网点不能领取大额现金,所以营业员要李莉到周一至周五期间再来领取现金。可没想到,两天后原先帮李莉购买保险的陆钱莉自己替周涛签名制作了一张授权委托书,向保险公司拿走了这笔保险金,却没有转交周涛。当李莉和周涛再次到保险公司来领取这5000元保险金时,遭到了保险公司的拒付,李莉一气之下把保险公司告上法院,认为保险金没拿到,保险合同的目的没有达到,要求解除保险合同,退还保险金。可保险公司却认为保险金已经由他们的保险代理人代领了,他们并没有违反合同的地方。

  2005年3月7日,薛佳晴在《生存保险金领取申请书》下方的授权委托书上自己填写了委托人唐正和受托人薛佳晴的签名,并提供了自己的身份证原件,从某保险苏州分公司领取了唐正的生存保险金5000元,而某保险苏州分公司则向薛佳晴出具了领款收据。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陆钱莉冒签了周涛的签名,代周涛领取生存保险金并未得到他的授权。且在同一合同法律关系中,陆钱莉既是保险人的业务代理人,又作为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委托代理人进行双方代理,显然有悖法理,据此认为陆钱莉领取保险金属于无权代理。

  2006年初,因没有拿到红利和生存保险金,陆青芳委托律师向某保险苏州分公司发函要求解除合同,遭到保险公司的拒绝。

  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发放保险金时,有义务审查委托书与申请书上的当事人签名是否一致,而在柜台营业员在两者签名存在明显差异的情况下,没有提出异议,属审查不严,向陆钱莉发放生存保险金有过错。由于保险公司不适当履行保险合同,致使原告应得利益受损,在本案中原告并无过错,所以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给予支持,据此判决解除原告李莉与保险公司签订的“国寿千禧”

永利电子游戏网站,  于是,陆青芳于2006年10月19日向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法院判令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国寿千禧”理财两全保险合同,返还原告已缴保费2490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1>业务员冒领保险金 保险公司被判支付</h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