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顺风车与无证无牌摩托出事害死人 人保"埋单

2019-06-01 作者:回馈社会   |   浏览(84)

1月17日16时许,车辆行驶至西安绕城高速曲江收费站出口附近发生意外。周女士的大女儿常女士称,她得知此事时,受伤的母亲正被送往西安市第九医院,她赶到医院时,母亲正在接受抢救。医院诊断证明书中记录:周女士于2019年1月17日17:30由120急救车送入医院,经诊断周女士为车祸多发伤:休克、胸部挫伤、多发肋骨骨折;腹腔内脏损伤:脾破裂、肝破裂;颅脑损伤等,经急诊、多学科联合抢救无效,于2019年1月17日19:50临床死亡。

滴滴公司在两审中辩称,顺风车业务是通过小桔公司的平台运行的,因此事故与滴滴公司无关。

三秦都市报记者 白圩珑

出事后,人保理赔25万,滴滴支付2万出头

图片 1

滴滴顺风车乘客开门,碰撞无证无牌摩托,致骑手小孩毙命

呼吁顺风车行业加强审核监管

最终在人保已经理赔大笔资金后,被法院判决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死者父母支付赔偿款40万零3797.73元。

出行平台称正在走保险流程

图片 2

自网约车行业兴起后,发生事故或司机伤人的事件并不少见,其中发生在顺风车业务中的不在少数。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广州一男子乘坐顺风车前往机场途中,因拒绝司机加价,与司机发生冲突,争执过程中,司机用刀将乘客手指砍伤;今年3月,广州一大学生乘坐“一喂”顺风车,在高速公路发生事故,造成包括该大学生在内的一死四伤,经勘查,因顺风车司机从应急车道超车等原因,负该事故主要责任。

而在顺风车订单形成过程中,滴滴平台只负责发布信息而不主动对车主进行派单,由车主自行匹配路线并接单,滴滴平台就匹配成功的订单收取信息服务费(此事故中收取4.9元),小桔公司提供的仅为居间服务。据此法院判定,滴滴公司、小桔科技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顺风车在高速出事故乘客身亡

人保公司认为滴滴司机李师傅将非营运车辆用于出租运营,属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且未告知保险公司,故人保中山公司应当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免除赔偿责任。

2019年1月17日,家住渭南市的周女士通过“xx出行”平台乘坐一辆顺风车前往西安,车辆行驶至西安绕城高速时发生事故,包括周女士在内的3名乘客与驾驶员均不同程度受伤,周女士伤情最为严重,事发当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就事件赔偿问题,目前仍未妥善解决。

不过仍需说明的是,滴滴司机李师傅的商业险是按家庭自用车投保的,即是非营业车辆,其保险费率明显低于营运车辆。

针对该事故,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大队认定,2019年1月17日16:24,吕某某驾驶鲁PD**85鲁P**93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货车沿西安绕城高速内环行驶至K63 900米时,车辆前部与刘某驾驶的陕A9**Y1号小型轿车尾部相撞,致陕A9**Y1号车上乘坐人周女士及其他两名乘客受伤,周女士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经勘查、检验、当事人笔录等证实,吕某某驾车观察不周、操作不当,是造成事故的一方面因素,刘某驾车行经高速公路出口路段,未做到安全、文明驾驶及违规在高速公路车道内停车,是造成事故的另一方面因素。

相反的是,人保提出的相关免责请求,两审法院都未采信。

周女士的小女儿常女士称,目前大车司机吕某某正在走保险程序,而顺风车司机刘某称自己无赔偿能力。为此,常女士联系了该出行平台,工作人员称,可通过平台给乘客投保的相关意外险理赔。常女士说,事发近三个月,就赔偿问题至今未妥善解决,目前她和其他家属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保险公司成法院判决“大输家”

事发当天,周女士所乘的顺风车上除驾驶员外还有两名乘客,副驾驶位上的姜先生伤势较轻,目前已经康复出院。昨日,他在电话中向记者回忆了事发时的惊魂一幕。“当时司机错过了高速出口,就放慢了速度,一辆大车从后面撞上来了。”姜先生说,发生碰撞后他当场昏迷,醒来时已在车外,他看到后排乘客被卡在车中,救援人员正在对车辆进行破拆。

由于肇事车在人保中山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50万及附加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后,人保向死者父母,在交强险范围内支付了医疗费约8千元、死亡伤残限额内支付11万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支付了约9.6万元;滴滴公司代小桔科技向小孩父母支付了2万零4百元,罗先生支付了7千元;滴滴司机李师傅支付了赔偿款6.4万元(其中人保理赔约3.4万元,个人实际垫付约3万元)。出事后,人保合计向死者父母支付了约25万元。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滴滴顺风车与无证无牌摩托出事害死人 人保"埋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