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交警讲述交通执法变迁

2020-01-19 作者:回馈社会   |   浏览(97)

在敖翔眼里,这也体现了规范执法的深层次内涵,要把写在纸上的“法”,变成活学活用的“理”,运用到每起执法办案中。

警力回归路面,也是依法治理交通的必然。现在有些司机自认为有对付电子眼的办法,而大部分的心理是怵警察,警察纠正或教育违章人,对看到的人也是教育和提醒,更何况警察的根本职责就是执法。

北京交警装备升级

警力回归路面,也是重心下移的体现。交警的岗位在路上,见警率高了,使群众有安全感,更增添交警的职业感。对于回归路面,机关里的交警也是欢迎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机关工作的交警,以前几乎没有在街面疏导交通的经历。而每周都有至少6个小时以上到路面执法的经验,让年轻的交警们都积攒了实战经验,信号灯配时怎么更合理、交通秩序整顿怎么更有效,机关里的民警感叹自己“更接地气儿了”。

路上车越来越多,道路也越来越有秩序,这一切离不开一代代首都交通警察的辛勤与汗水。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73岁的老交警臧仲元,以及被称为“德云社毕业”的年轻交警敖翔,听他们讲述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都“新老”交警的那些故事。

提起交通民警,上了岁数的人会想起以往站在交通岗亭里的白制服,那时在很多路口都能看见的熟悉的身影。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虽然街头的交通民警数量没少,但路面见警率低了。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从实际情况出发,创新建立交通管理“全员上路、全警执法、全责考核”的工作机制,警力回归路面,依法维护交通,依法纠正违章,依法疏导,其实是对交通民警的正确定位。

后来在臧仲元执勤时,还遇到过一个“愣头青”,面对交警的处罚,他不以为然地耍无赖。就在这时,之前臧仲元帮忙交钱的人恰好路过,看到这一幕立刻冲了上来,朝着“愣头青”说:“民警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那么不懂事!”

解决机关人员臃肿,划好职责定位,做职责该做的事,还原警察本职,这是当前乃至相当一段时间内道路交通现状的呼唤,更是人民群众的期盼。安全出行,道路畅通,人路车和谐运转,同样是市民对交通的梦想。现在交管局已形成了“走出去,站上岗,管起来”的工作局面。把警力摆在路面,实现了双赢:既能更好地为市民服务,震慑违法行为,也让交警队伍的执法能力得到了提高。

1980年左右,北京对于违章行为开始罚款。“大家对于违章的处罚都是接受和理解的,但也有真的生活困难的,他骑车带人被你拦下来了,一听说要罚钱,当时就哭了。”面对这样的情况,臧仲元说该教育还是要教育,该罚的也不能违反规定私自给免了。

警力回归路面,也是依法治理交通的必然。现在有些司机自认为有对付电子眼的办法,而大部分的心理是怵警察,警察纠正或教育违章人,对看到的人也是教育和提醒,更何况警察的根本职责就是执法。

突然,有个人穿着雨衣朝马路中间跑来。臧仲元急忙喊道,“请走人行道,走人行道!”可来人不顾呼喊,跑到臧仲元面前,双手递给他一件雨衣,仰着脸对他说:“警察同志,快把雨衣穿上吧,刚才我从这儿过,看您在雨里浇半天了,别被雨水淋坏了。”听了这话,一股暖流瞬间涌上臧仲元心头。

警力回归路面,也是重心下移的体现。交警的岗位在路上,见警率高了,使群众有安全感,更增添交警的职业感。对于回归路面,机关里的交警也是欢迎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机关工作的交警,以前几乎没有在街面疏导交通的经历。而每周都有至少6个小时以上到路面执法的经验,让年轻的交警们都积攒了实战经验,信号灯配时怎么更合理、交通秩序整顿怎么更有效,机关里的民警感叹自己“更接地气儿了”。

“说实话,交通管理技术的飞速发展,对我们交通民警工作起到很大的辅助作用,但‘站岗一分钟,负责六十秒’的工作标准却从来没降低过,就像我们北京交警的传家宝一样被一代代继承。”敖翔说。

警力回归路面,首先是拉近警民关系的有力举措。密切警民关系靠的是沟通和理解,违章就在那儿,拥堵就在那儿,看不见警察,谁不抱怨。有警察在疏导,即使拥堵,想必气儿也会顺很多。

1997年,国内第一条公交专用道亮相长安街,一切都在朝着科技化管理大步迈进。

解决机关人员臃肿,划好职责定位,做职责该做的事,还原警察本职,这是当前乃至相当一段时间内道路交通现状的呼唤,更是人民群众的期盼。安全出行,道路畅通,人路车和谐运转,同样是市民对交通的梦想。现在交管局已形成了“走出去,站上岗,管起来”的工作局面。把警力摆在路面,实现了双赢:既能更好地为市民服务,震慑违法行为,也让交警队伍的执法能力得到了提高。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交通大队正式成立。越来越多的交通警察出现在马路上,维持道路秩序。

警力回归路面,首先是拉近警民关系的有力举措。密切警民关系靠的是沟通和理解,违章就在那儿,拥堵就在那儿,看不见警察,谁不抱怨。有警察在疏导,即使拥堵,想必气儿也会顺很多。

2007年,“122”交通报警台开通,成为公安交通管理机关组织快速反应、迅速处理各种交通问题的主要手段。

来源:北京晨报 2015-03-12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提起交通民警,上了岁数的人会想起以往站在交通岗亭里的白制服,那时在很多路口都能看见的熟悉的身影。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虽然街头的交通民警数量没少,但路面见警率低了。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从实际情况出发,创新建立交通管理“全员上路、全警执法、全责考核”的工作机制,警力回归路面,依法维护交通,依法纠正违章,依法疏导,其实是对交通民警的正确定位。

“我处理一名违章的司机,大哥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写单子时跟我说,‘你处罚我,我接受,但你把我名字写得太难看了’。后来,到了2011年,交警罚单改为可以用移动POS机直接打印,这样民警出示的处罚意见就更规范了。”

来源:北京晨报 2015-03-12

秉承这种精神,具有时代特色的人性化执法方式也在敖翔这样的年轻人推动下不断创新。他幽默的执法方式,每每让群众既信服又叹服。他曾机智拆穿“老司机”的谎言,用诙谐幽默、京腔京韵的执法语言,素质过硬、经验丰富的执法能力,层层抽丝剥茧让涉事司机认罪服法、甘愿受罚,“说着段子”就把问题给化解了。

新闻背景

2000年,各式电子眼陆续亮相北京繁华路段;2004年,交警可以使用车载无线网络核查车辆;2007年,交警有了移动执法车。

“这件事我一直记着,老百姓对我们的付出是看得见的,你做得好,自然会得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而我们,只有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对群众最好的回报!”臧仲元回忆。

“你把老百姓像亲人一样对待,他们就会拿你当亲人。”臧仲元说。

2010年,交通民警开始配备执法记录仪,让民警执法更精准。

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代交警讲述交通执法变迁

关键词: